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市场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
韩粉与民国粉,庶民与悲催的民国情怀。

韩粉与民国粉,庶民与悲催的民国情怀。

  韩国瑜是人民的韩国瑜,不是国民党的韩国瑜  国民党反动派有一部分的爪牙批评韩粉的「非韩不投」影响国民党团结。   这种荒谬的说法极为可笑,更张显了国民党反动派与一般老百姓的距离非常的远。   韩柯风潮都不会在短时间内退潮。   台湾继续往沉沦的路途上走,将来最大党就是丐帮,也就是北丐南帝,柯韩共治。   柯与韩都是行销大神,都在等待下波利多与机遇。

  柯文哲与韩国瑜会赢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的选举模式,成功抓住人民的心。

  按黄金圈理论,信念就是造梦,  柯文哲的中心信念就是打破蓝绿,为年轻世代打造一个新时代,实际上就是鼓动世代斗争。   韩国瑜的中心信念就是穷人翻身,为贫下工农打造一个赚大钱的未来,实际上就是挑动阶级斗争。

  台湾政治矛盾根本就不是统独,真正的人民矛盾是世代阶级斗争,柯韩崛起的背景也是这个。

这两人都在毛大学深造过。   柯文哲与韩国瑜就像平民革命的陈胜与吴广,都是因机遇被逼上梁山。

  其实韩粉本来就是不堪被蓝绿压迫的小老百姓,本来就不是国民党,为什么要支持国民党?  我真搞不懂蓝营的逻辑。   这种与人民脱离了的党,临死之前都不明白自己怎幺死的。   延伸阅读  其实,韩粉真的很多不是国民党。

  陈真  依我对台湾政治的熟悉度,特别是对于基层民众政治属性成份的长久理解,支持韩国瑜的人之中,有相当大一部份并非支持国民党,甚至对国民党缺乏好感,乃至厌恶。

他们纯粹只是支持韩国瑜这个人以及他所代表的精神和意义。

上回高雄市长选举,他们之所以在其它县市也投给国民党的候选人,只是因为韩之感召而"顺便"投,绝非国民党的真实支持者。

其中有一些人,更是过去从未投票,对于政治心寒,直到韩国瑜的出现,才点燃他们的热情与信任。

想不到,国民党高层大老们,却反而拼命想摧毁、消灭这样一种热情与信任。

  我甚至可以很负责任地说,韩粉之中有很多是民进党的传统支持者,非常多,因为我认得出他们的样貌。 前天来到那个要求韩选总统的场子,我几乎以为回到过去党外的群众大会上,我一度想站上台讲话。

三十多年过去,重温旧梦,场景依旧,人事已非,高雄昔日的基层同志们,可还认得我?  这些支持者有个特徵:言语粗糙,穿著随意,操著熟练流利的台语,想法单纯,爱恨分明。

我厌恶绿营人渣,但我却衷心喜欢这些人,因为在我过去党外十年生涯中,每天就是跟这样一些好朋友混在一起,相濡以沫,情同手足。 这些人往往不为己谋,非常热情。

遇到危险时,政客永远是赶紧拍照证明来此一游之后第一个溜走,并且事后抢尽一切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功劳。

相反地,这些基层民众却往往奋不顾身,始终站在第一线,挨打挨揍吃官司。 但是,不管他们投入政治有多深、多热情,政治权位永远与之无缘,因为他们属经济弱势,低学历,不擅修辞,毫无私心,如何可能因为参与政治而捞得一官半职或获得各种好处?  我常觉得,历史很像月经,每隔一段时间就折腾一回。

韩流其实不折不扣就是党外之声的捲土重来,其人其流,将会饱受打压,下场如何,我不敢预料。

韩国瑜日后会不会在掌大权之后背叛理想,我也不敢打包票,毕竟我曾被政客们骗过一回。

我只能说,我相信,不管政治如何演变,这样一种渴慕良善与希望的人心,永远都不可能消灭,因为它无非就是我们人性中向善的一面。

  郭台铭钱多到可以买下一百个国民党都没问题,富可敌国,但他却不可能买下人心那最单纯的渴望。 唯有善,才能引出善;唯有人心才能得人心。

国民党宦官大老们打著如意算盘,以为财神爷来了,大权在望了,致力于打击韩流。 对此结果,我不敢预言,毕竟一时胜负谁能说得准?我只能说,他们其实只是在重新複製一遍国民党走向衰亡的老路。

  国民党曾有七、八次分裂,但实质意义上却仅有两次,这是第三次。

头一次是老贼李登辉的台派打败非主流的大陆派。

第二次是马英九的现代派打败王金平的地方派。

如果还有第三次,那也许就是这一次了,宫廷权贵与财阀和一般人民的分裂。 我相信,时间或长或短,权力江河纵有九曲十八拐,终将还是得回归属于普遍人民的大海。   (作者为党外前辈,民进党的创党元老)  發自我的小米Pad。

    上一篇:大饱眼福 打卡“中华瓷王”的盛世美颜 下一篇:中银丰庆定期开放债券(003770)基金经理